快捷搜索:

风,总吹向故乡

冬日

涉猎

winter

北方的野外飘着雪花

南国也渐严寒

一杯咖啡,一束暖阳

再搭配一本精致的诗集

这大概便是一种美好

风,总吹向故乡

最好,回家

最好,回到海角天际

最好,回到菠萝地里

最好,回到祖宗安息的山岗

最好,回到童年

最好,回到那只蜻蜓的背后

统统,都在扭曲

统统,都在变形,都在变来变去

统统,似是而非

统统,像是昨天,像是翌日

统统,可遇弗成求

统统,可望弗成及

不如,躲得远远的

躲到鹿转头的山坳,躲到黎母山

躲到万泉河的木舟上

躲到南繁傍晚的稻田里

躲到百花岭瀑布下面

躲得越远越好,像一只坡鹿

不要手机

不要汽车

不要辩解

不要树碑

让一小我真正成为一小我

让爱真爱

(诗/吴再)

好书分享

法国《左派文艺杂志》说,要若何面对历史?——需借用“诗歌”。要若何讲述一个国家的历史?——需借用《一小我的诗经》这样一部繁芜的作品。这是一部24行体诗集,富含哲思,还带有浓烈的抱负主义色彩。这部作品色泽能干,独具匠心。

杜甫对付他曩昔的和他同期间的书生,都热心地给以恰到好处的称颂和公正的评价,这些论断,便是我们现在看来,基础上照样适当的。然则当时人们对付杜甫,却十分冷淡,在他同期间对照闻名的书生中,无论是识与不识,竟没有一小我提到过他的诗。像杜甫写的这样精彩的诗篇,在当时受到如斯冷淡的报酬,险些是难以想像的。看来杜甫暮年在《南征》一诗里写的“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并不是枉然的。并且从《戏为六绝句》里还不丢脸出,诗中提到的一些随意率性嗤点、轻薄为文的“后生”,说不定也恰是杜甫的否决者。杜甫为庾信和初唐四杰辩白,也恰是为了自己。后来韩愈所说的“不知群儿愚,哪用故谤伤?蚍蜉撼大年夜树,好笑不自量”,更足以证实有这样的事实。这些眇小的否决者早已“身与名俱灭”了,但他们照样代表了当时的一样平常风尚。——冯至:论杜诗和它的蒙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